公海赌船贵宾会

公海赌船贵宾会

杭州环宇物流公司

联系人:廖先生

电话:0571-85062379

手机:13735887095

18958058437

地址:杭州北高速出口1500米,杭州石大路货运市场内

邮编:310000

QQ:391483849

物流业降本增效新招迭出:物流减负 轻装上路
来源:   作者: 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05  浏览:

2017年,我国社会物流总额252.8万亿元;货运量达到479亿吨,公路、铁路货运量、港口货物吞吐量多年来居世界第一;快递业务量突破400 亿件……实体经济的快速发展催生了日益旺盛的物流需求,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物流市场。与此同时,物流业也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着越来 越重要的作用,截至去年年底,物流相关法人单位数约37万家,物流业从业人员超过5000万人,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行业之一。

物流规模不断扩张的同时,物流成本却仍然较高,这一直是我国实体经济发展中的一个痛点。虽然从2012年至2017年实现“五连降”,但我国物 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仍高于主要发达国家8%—9%、新兴经济体11%—13%的水平。这既与我国产业结构和人口、产业空间布局有关,也反映出我国物流 “成本高、效率低”问题仍然比较突出。物流业降本增效,还要使哪些招儿?近日记者赴广东、广西等地进行了深入调查。

减税降费,企业获得感最直接

深圳市取消高速公路收费,2017年直接减少企业物流费用10.3亿元

在广西南宁国际综合物流园有限公司的车间里,叉车载着一箱箱老冰棍在装卸点和冷库之间往返,冷库传出丝丝凉气,工人师傅们却忙得热火朝天。这个 拥有广西最大冷库的企业主营保税物流、冷链物流等业务,总经理何小红告诉记者,公司这几年发展良好,离不开一系列物流降本增效政策的扶持,其中让企业感觉 最明显的是土地使用税的降低。“2015—2017年自治区政府对物流企业自有的仓储用地减半计征城镇土地使用税,公司每年上缴的税费减少90多万元。”

跟何小红感受一致,调查中很多企业认为,减税降费带来的获得感最为直接明显。

在减税方面,除了土地使用税之外,各地还对物流相关企业的企业所得税、车辆车船使用税等实行不同程度的优惠政策。比如广东省从2018年开始,将车辆车船税降低到法定税率最低水平,预计年减税18亿元。

降费更是各地压缩物流成本的重中之重。通行费一直是物流企业比较沉重的负担,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明确提出,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,降低过路 过桥费用。在“路”上下功夫降成本,深圳走在了全国前列。据深圳市发改委服务业发展处处长赖向群介绍,深圳市取消高速公路收费,2017年直接减少企业物 流费用10.3亿元,“过去由于高速公路收费,70%的货车走城市道路,造成城市拥堵,因此取消高速公路收费不仅减轻了企业负担,还提高了整个城市的运行 效率。”从广东全省来看,截至目前,已取消了18个地市车辆通行费年票制、165个收费公路项目,撤销58个普通公路收费站。

要将降费落到实处,不少企业认为,单降还不行,因为物流是一个包含运输、储存、采购、装卸搬运、配送等多环节的长流程产业,成本构成也很复杂,收哪些费、降哪些费,最好能列出清单,让企业有本明白账。

以港口进口为例,就能数出十几项费用,比如工厂至启运港的运输费用、启运港港口费用、海运费、目的港港口作业包干费、目的港港口堆存保管费、口 岸部门通关和检验检疫费用、船舶订舱费、文件费等等。“可见降低物流成本是一项系统工作。”某物流企业负责人建议,“要链条式梳理规范物流各个环节和每个 节点上的各类收费,才能确保降费落到实处。”

简政放权,降的也是“真金白银”

企业呼声最高的仍然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

物流成本中哪些成本最该降?呼声最高的仍是制度性交易成本。“制度性交易成本不仅包括税费这些企业直接掏出去的成本,还包括各种证照资质办理、 通关、审查等耗费时间成本,这些也是‘真金白银’。”一家港口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从近几年的情况看,政府部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的效果也最显著。”

瞄准物流降成本中制度性的难点、堵点,国家发改委协调出台了多项针对性的政策措施。比如出台“两检合并”政策,将货运车辆的安全技术检验和综合 性能检测依法合并,降低物流企业检测费用和时间成本。还有将跨省大件运输并联许可全国联网,将原先需要由沿途省份逐一审批的许可证办理程序调整为由启运地 省份统一受理,沿途省份限时并联审批,一地办证、全线通行。此外,还完善了交通运输业个体纳税人异地代开增值税发票管理制度,打通增值税链条的初始环节。

各地也纷纷打出“放、管、服”组合拳,因地制宜降成本。

放得彻底。广东推行“零上门”,依法委托下放一批道路运输省级行政许可事项,积极开展&l

 

【上一条】 [中国物流发展新方向:绿色、智能、高效]  【下一条】 全面启动高速公路和普通国道命名编号调整工作